從實踐層面解析國有企業“三類公司”發揮作用的著力點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06月15日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  ▲ 
                國投通過直接投資與基金投資“雙輪聯動”的方式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11月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“組建若干國有資本運營公司,支持有條件的國有企業改組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”,這是以管資本為主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的重要舉措。圍繞這一主題,中央與地方陸續實施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改革,《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》《國務院關于改革和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的若干意見》等文件相繼出臺,兩類公司改革邏輯愈加清晰,實操路徑愈加明確。2018年7月,國務院印發《關于推進國有資本投資、運營公司改革試點的實施意見》,對兩類公司改革進行了系統部署,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邁出里程碑式一步。經過近幾年的持續探索和實踐攻堅,中央和地方國資國企在管資本方面都取得了積極進展。當前,更深層次系列改革措施和行動方案正在落地實施,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功能鮮明、分工明確、協調發展的國家出資企業格局正在加速形成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三類公司”的功能定位分析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要立足各自職能定位,找準著力點,在改革深水區啃“硬骨頭”、攻“硬堡壘”。在戰略定位上,產業集團公司是在國家重要行業及關鍵領域,發揮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支柱作用;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以服務國家戰略、優化國有資本布局、提升產業競爭力為目標;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以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、提高國有資本回報為目標。更為重要的是,國有資本投資、運營公司除了堅決貫徹改革部署外,還要作為合格受托管理者,對所持股企業實施全方位改革,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在職能作用上,產業集團公司聚焦做強做優做大實體經濟,既要保障國民經濟根基穩定,又要發揮抵御宏觀風險的中流砥柱作用;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要貫徹政府國有資本布局和結構優化戰略部署,通過引導產業投資、實施產業整合、重塑產業結構,發揮投資引導和結構調整作用,推動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;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要發揮區域平臺投行作用,引導社會資本脫虛向實,創造更大發展空間,使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和諧共進,實現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保值增值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在具體運作上,產業集團公司圍繞確定的主業范圍,從事生產經營和管理,更加注重產業發展和科技進步,同時逐步增強國際化經營能力,培育為具有世界水平的跨國公司;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都會運用“市場+行政”的綜合模式從事具體運作,但側重點不同,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圍繞產業資本做文章,在中高端產業強化協同攻關,在基礎產業推進轉型升級及產融結合,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圍繞布局結構做文章,不聚焦特定產業,通過發揮平臺作用,積極服務國家戰略和實體經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綜上分析,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雖在戰略定位、職能作用和具體運作上有所不同,但相互之間是密切配合、協同發展的。產業集團公司是國有經濟的基本細胞,主要聚焦所處行業領域,在主業范圍內進行產業鏈延伸,積極拓展新的內部市場,有效構建內部循環體系,將核心技術和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,為國有資本投資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發揮作用提供更加堅實基礎。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要打造極具競爭力的產業生態鏈,是縱向運營,通過聚焦產業功能,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及產業鏈中高端環節進行超前布局,攻克核心技術、掌握先進算法、開拓新的領域,帶動產業升級和企業競爭力提升,也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提供運作更優標的,促進產業集團公司的轉型發展。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要做國有資本結構調整的平臺,是橫向運營,通過聚焦布局優化功能,對不特定產業、不特定領域的國有資本進行經營管理和運作,并布局新興行業領域,以“資本+產業”推動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保值增值,進而向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提供金融支撐、產業升級服務等支持,或是配合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進行產業培育和存量資產盤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三類公司”在專業運作中
                發揮作用的著力點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2020年6月,中央深改委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《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(2020—2022年)》,這是在總結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及專項改革共性經驗基礎上,面向新發展階段出臺的我國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綱領性文件。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、產業集團公司需要在全面復盤前期改革基礎上,按照改革時間表、路線路,錨定著力點,持續聚焦發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產業集團公司主要聚焦“兩個作用”
                產業集團公司掌握戰略性資源,要以對國有資本的牢牢掌控,保證產業鏈的順暢運轉,通過健康有序的生產經營來保障國民經濟和社會正常運轉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發揮“壓艙石”作用。在關系國民經濟命脈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,發揮主導帶動作用。產業集團公司,無論是在基礎設施建設、電力、水利等民生領域,還是在社會經濟關鍵環節、區域產業承接、落實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等方面,涉及投資大、周期長、見效慢的重要領域,都要承擔骨干角色,積極貫徹國家戰略和意志。同時,進一步帶動民營企業的參與,相互促進、互為補充,充分發揮民營企業在科技、服務等領域的比較優勢,進而推動產業橫向成群、縱向成鏈,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發揮“主力軍”作用。一方面,通過強化技術優勢、研發能力、組織能力等,著力培育“航母級”跨國國企,強化全球資源配置能力,提升國際競爭力。另一方面,堅持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不動搖,帶頭做好節能減排和產業升級,在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、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中,發揮“主力軍”作用,推動低能耗、高附加值、規?;?、集約化發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應著眼于“四個功能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要著眼于提高產業競爭力和產業升級,聚焦自身主業,在建立優勢競爭力的基礎上,對新興領域培育和原有產業轉型升級,形成有核心競爭力的新增量和新增長極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要做“領航員”。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要加大在前瞻性領域的投資建設,優化空間布局,補足環節短板,創造社會資本進入的必要基礎條件和外部環境,有效激發社會資本投資活力,引導和帶動優質資本向新興產業集聚,形成有序遞進梯隊,用累積的量變催生質變。帶動引領優質資本更好利用數據資源、專業人才、先進算法等,深度參與國家公共事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要做“尖刀班”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瞄準世界科技前沿,積極搶占科技競爭和未來發展制高點。”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要充分把握在創新鏈中的主體責任,圍繞培育核心競爭力和創新力,充分發揮自身優勢,瞄準未來競爭,強化在新興領域、特定功能領域的投資培育,加大科技創新、核心技術攻關力度,著力解決“命門”和“卡脖子”問題,為未來世界的競爭持續蓄能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要做“突擊隊”。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要進行產業聚焦,進行產業高端突擊,打造產業龍頭企業,夯實產業鏈基礎,同時對非主業企業、非關鍵環節及過剩產能進行轉移或剝離退出,提高資本再利用再配置效率,為產業資本要素不斷匯聚創造更大空間,進而建立縱向和橫向的經濟聯系,最終通過資源、資本有序流動而實現產業集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要做“精英連”。充分利用資本、技術等方面的優勢,實施創新驅動,助力構建多領域融合的創新體系,推動轉型升級加速,核心競爭力提高。在新一輪的改革中,做好工藝升級和創新,實現綠色發展和數字化轉型;依托自身資源優勢,進行產業鏈的延伸和新成果轉化,打造新的增長點;加大戰略新興產業投資強度,帶動引領新興領域的創新發展,加速經濟結構與發展模式的實質轉變和跨越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有資本運營公司主要聚焦“五個維度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沒有主業限制,其運營對象是全域國資,投資方向、投資領域更為靈活寬泛,主要圍繞改善國資分布結構與質量,進行聚焦發力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當好“發掘機”。主要是承接國有企業整體混合所有制改革或整體上市需剝離的資產、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經營性國有資產、國有企業輔業資產等需要結構調整的國有股權,并對資產產權、債權債務等進行處置和價值打撈,對資產價值、風險進行重新分割和組合,通過市場化、專業化的處置和整頓,提升資產價值和流通能力,大幅度降低在債務重組和處置不良資產過程中產生的商業成本,助力企業做強做優做大,推動國有企業創新發展和轉型升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要做“探索者”。聚焦金融類金融、高新技術、生態環保、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領域,有效運用基金投資,特別是注重運用創業投資引導基金,擴大資本運營實施范圍,積極構建“價值發現—價值培育—價值提升—價值實現”的價值創造機制,發揮開拓新局、應對變局引領帶頭作用,通過無中生有、有中生新補充缺乏的中高端產業,并打通市值管理、資本運作通道,構建國有股權有序進退、資金合理流動、布局結構動態調整的良性循環機制,用新增量崛起的經濟支撐,提升服務國資國企改革的質量與效率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做實“轉化器”。根據優化國有資本布局要求和結構調整目標,加快分散資本“碎片”的凝聚,深化資源要素配置,將運營的國有資產,特別是一些非標準化、難以評估的資產,轉換成可用數據定義價值、可在市場順暢交易的具有標準化特性的國有資產,在推動資產證券化進程中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,實現在進退流轉中的保值增值。同時,根據改革發展需要,以更高的透明度、公允度處置國有資產,完成國有資本形態轉換,變現后投向更需要國有資本集中的領域和行業,以N輪循環投資促進資源再配置、再流動,激發蝴蝶效應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鋪好“出清路”。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,全力做好落后產能、劣勢企業、低效無效資產的退出,既能保障“減壓”“減負”符合市場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,又保證各項行為于法有據,用法治保障各方權益。一方面,要建立有效的市場退出機制,暢通市場退出通道,堅決打速決戰,及時“排雷清障通路”,提升發展集中度,為改革全局夯實根基;另一方面,探索建立可對低效無效資產進行詳細量化的指標參數或認定標準,為后續的資產處置提供可復制模式、可參考依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當好“融合劑”。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在引入社會資本后,要積極推動政策與實體產業的有效對接,以確保資本安全、獲得資本收益為根本,加快國有資本與社會資本各類資源稟賦優勢的融合,包括文化的融合、理念的融合、機制的融合等,同時,要在融合路徑、模式上加大創新力度,用平臺思維做乘法,用產業思維促發展,互相賦能、互相支持,合作共贏、同舟共濟,助力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新格局的構建。(作者:河北省國有資產控股運營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、副董事長、總裁趙振兵)

          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  国产专区免费资源网站